雙碳轉型時間緊任務重 精準施策迅速拓局仍是關鍵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2-09-26 08:57:04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雙碳”轉型時間緊任務重,作為我國代表公共利益參與經濟和干預經濟的手段,央企都有哪些動作?9月23日,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發布《央企控股上市公司2022年上半年運行情況報告》顯示,2022年上半年,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實現營業收入合計13.55萬億元,利潤總額合計1.17萬億元,為夯實央企總盤子、穩住宏觀經濟大盤提供了有力支撐。其間,記者注意到,央企控股上市企業不斷加大綠色產業項目投資,共發行綠色債券35只,融資418.9億元,為發展綠色經濟并輻射帶動綠色產業提供了重要支撐。業內人士分析認為,手握資金,借政策東風,央企正在推動、帶動、輻射綠色經濟,但如何進一步精準發力、精準施策迅速拓局仍是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做示范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央企資金實力雄厚,在國民經濟當中占比較大,對經濟社會的貢獻舉足輕重,需要挑起大梁,起到示范和外溢效應,在自身發展綠色經濟和綠色產業的同時,帶動上下游產業鏈上綠色產業的發展。”北京社科院研究員、中國人民大學智能社會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王鵬評價道,近年來頻頻建設的各種大規模水電站便是很好的例子,央企通過投資綠色產業項目獲得回報的同時,上下游企業也可借此推動所使用的能源轉型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王鵬提到的水電站外,央企在推動能源綠色低碳轉型和輻射帶動綠色經濟發展上動作頻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杭州西站便是綠色交通的生動案例。今年9月22日投運的杭州西站,從空中俯瞰,白色屋頂與光伏板的組合,讓車站外形分外酷炫。據了解,車站屋頂布置1.5萬平方米光伏發電板,年發綠電量預計可達231萬千瓦時,每年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300余噸;十字天窗加透光遮陽膜的設計,使自然光傾瀉候車大廳;室內采用智能照明系統,可根據客流量和天氣變化自動調節光照強度;車站屋頂還“披上”一層輻射制冷膜,反射屋頂熱量,降低制冷能耗。綠色低碳理念貫穿了車站建設全周期,杭州西站獲得了國家綠色建筑三星級認證,這是我國綠色建筑評估標準中的最高級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能源方面,成立于2012年3月的國家能源集團榆林化工有限公司,研發綠色科技,布局綠色產業,形成了煤炭到甲醇再到聚烯烴及各種化工產品的“化黑為白”完整產業鏈。該集團的榆林循環經濟煤炭綜合利用項目,采用目前成熟可靠的煤氣化制甲醇工藝技術路線,實現了從煤炭到甲醇再到聚烯烴及各種化工產品的“由黑到白”完整產業鏈條,其中甲醇全部作為下游加工項目的原料使用。該項目年產186萬噸煤制甲醇,年轉化煤炭440萬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廣布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9月,國資委黨委書記、主任郝鵬在調研中央企業科研創新工作時的講話也為央企“雙碳”轉型指明了方向:要加大綠色低碳領域共性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力度,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,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,培育更多行業龍頭企業,推進重點行業和重要領域綠色化改造,為加快實現高質量發展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提供堅實支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動央企主動護綠、降碳、減排,離不開完善的政策體系引領護航。2021年12月30日,國資委印發《關于推進中央企業高質量發展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指導意見》指出,要強化國有資本綠色低碳布局、中央企業要加快推進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、積極發展綠色金融等。鼓勵有條件的企業發起設立低碳基金,推動綠色低碳產業項目落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具體而言,在財政政策上,研究設立國家低碳轉型基金,落實節能節水、資源綜合利用等稅收優惠政策;貨幣工具上,截至2022年上半年,國家已通過碳減排支持工具累計發放政策資金超1800億元,通過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累計發放政策資金超350億元;能源領域價格改革深化,國家出臺新能源平價上網政策,創新抽水蓄能價格機制;市場交易更加活躍,啟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,首批納入2162家電力企業,年覆蓋二氧化碳排放量約45億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手握資金,借政策東風,央企正在綠色經濟領域大顯身手,在項目建設、對環保企業的并購方面出手不凡。綜合來看,央企布局綠色經濟大致分為三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種是揚長避短,選擇自身能力匹配程度高或者技術上相似,或者擁有內部市場的生態環境業務的方向,如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2017年成立了寶武集團環境資源科技有限公司,在冶金渣礦、冶金塵泥的再利用、深加工方面打造標桿業務,再借此向固廢處理、土壤修復等技術相似的領域延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種是平臺運作,統一籌劃統一行動。如三峽集團在2017年長江大保護計劃出臺后,投資或成立了數十家環保類子公司,建立龐大的生態環境企業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種則是全面布局,打造全產業鏈服務能力,在“融技投建運”五方面補充和強化能力,順應生態環境行業一體化服務、打包的大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攻課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實現“雙碳”目標,不僅是對一個宣言、一個政策的實施,它還是央企完成歷史使命的實踐,是一場“廣泛而深刻的變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經濟學家宋清輝指出,我國央企中的能源企業占據能源行業的半壁江山,在落實國家“雙碳”目標過程中,央企責無旁貸,必須勇于“挑大梁”,為國家“雙碳”目標的順利實現保駕護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如何進一步精準發力、精準施策迅速拓局,對央企來說仍是課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央企存在船大難調頭的現實問題。”王鵬指出,央企的“雙碳”轉型和其數字化轉型異曲同工,一般都會涉及戰略轉型、組織架構轉型、人才轉型和業務轉型四個維度,但其龐大的組織結構和人員分工要轉向“雙碳”還需要時間消化。“一方面是內部資源整合難,集團下各公司存在內部競爭。另一方面,轉向‘雙碳’運營能力提升難,團隊打造、經驗積累非一日之功。最后是央企互聯網基因還有所欠缺,智慧化、數字化是綠色產業下一輪升級改造的熱點,但央企在這方面并非主流,智慧化和數字化發展當前依然是各環保公司和IT科技公司在主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央企該如何發力?王鵬認為,首先央企要先探索出一套“雙碳”轉型的方式方法供其他類型企業參考;其次央企可依托其強大的人力、財力等在綠色經濟最前沿的科研領域進行攻關,如二氧化碳捕集、利用及封存技術;最后,在轉型過程當中,央企應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,可以盡力實現資源共享、經驗共享、市場共享和訂單共享,再去外溢、賦能、孵化其他相關的行業、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放送
                    鸭脖yabo平台